木子日央

在想一個關於燈爺、喜年、祁墨然、顔丹和溫潤生的故事

好期待呢

爱丽丝萝宾:

大家晚上好!

这是一个关于南派三叔小说《黄泉手记》同人CP苏份的无料宣发:

首先大力感谢帮忙帮忙寄放的熙太太!

这个无料是免费的!免费的!免费的!随便拿!(重要的事情说三遍qwq)

参展时间:Day 1——Day2
专区:盗墓笔记专区
摊位号: Q51

策划&主催:爱丽丝萝宾

美工:柚子
 
特别致谢:熙山居  @熙山居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苏份取暖同好会的全体姑娘

寄放无料:

苏份Q版明信片:

画手BY:Glenna太太  @西瓜_LYDA 
规格:铜版纸明信片
数量:共100份

苏份手绘人设明信片:
画手BY:南极酥饼太太  @南极酥饼 
规格:荷兰白卡明信片
数量:一共两款,共计50份

苏份徽章
画手BY:纸太  @Asez纸 
规格:5cm镭射徽章
数量:一共两款,共计30份

领取方式:

1.去到Q51摊位进行领取
2.CP Day1 场内刷脸小概率随机掉落,请找【活着总要有点追求】太太进行领取

领取条件:

1.正确回答无料上的角色的名字,说出角色的出处。(并且礼貌地感谢坐摊的太太们)
2.出示微博上的无料宣传信息,或者出示Lofter上的无料宣传信息。(并且礼貌地感谢坐摊的太太们)

注意事项:

1.只要答对问题或者出示信息即可带走三份无料,数量有限,先到先得;数量少的优先派发,晚来的就只能领到两款无料或者只能领到一款啦(如果能够顺利派发出去的话)
2.无料不拆分,苏份两位必须一起带走哦。

PS:为了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苏份的支持,将会在lof和微博各抽三个幸运菇凉免费邮寄这次的三款无料。
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在这条Lo下留言,从数字1开始依次报数;又或者去微博(ID:@真_爱丽丝萝宾)进行转发,下周一(12月17日)晚上进行开奖。

【特殊奖励:如果有哪位幸运菇凉在LOF和微博两边抽奖都中了的话就追加一个幸运BUFF——以后苏份取暖同好会出的所有无料,只要你喜欢的话就统统免费邮给你,无论你在天涯海角√特殊奖励仅此一次,双份无料岂不美哉】

请姑娘们尽管拿!不要客气!感谢一直关注这个冷圈的你们!

给你们比心!

占Tag致歉

彷彿知道了什麼。。。

大轰炸资源

评论自取
拿完麻烦给个赞呗

霜降的最後十分鐘哈哈哈哈哈哈

真想知道今日头条的小编怎么知道的😂😂

天光(3)

刘子光安静下来,徐天摸摸他的背,续道:「你是刘子光的女朋友对吧?我相信你不会害他,可后面的jc能作证吗?能的话我们继续,我不会为难你们。」
胡蓉挑眉,徐天笑了笑,示意自己是守法公民。
胡蓉打开电脑,说:「想想密码吧。」
刘子光看了电脑好一会儿,才小声道:「我没有密码。」
「想想紧张时脑海里会出现什么数字?」胡蓉垂头说着,徐天看在眼里,只觉得两个人的交互极其怪异。
「警官小姐,你这样算是诱导我当事人吧?」徐天露出职业微笑,在白纸上潦草地写了几句英文。
胡蓉冷冷看着他道:「这里没你的事,小心我告你骚扰jc办案。」
徐天没有反驳,又继续安安静静的看刘子光苦思冥想。深夜的拳馆格外的宁静,徐天在美国住惯了,喜欢凌晨一边做事一边听音乐。
刘子光思索的时候,他就想着拳馆适合放什么音乐。
如若适合他们三人的话,大概就是Lucid Dream吧,奏一首深情,又是满曲荒唐梦。
「你听过Lucid Dream吗?」
徐天忽然插嘴,刘子光吓了一跳,结结巴巴的说:「上、上海好像有一间酒吧叫这个,上次听小帅说的。」
徐天哦了声,刘子光忽然脑海闪过一串数字,低头开始认真打密码。
徐天探头看,只见刘子光已成功打开黑金账户,他下意识去看胡蓉,却因胡蓉越发凝重的神色而不敢笑。胡蓉怔怔的看着刘子光,眼眶盈满了泪,却始终没流一滴眼泪。
「刘子光......我是jc…...你......打开了黑金户口。」胡蓉吸着气,又呵出了一团白雾。
「证明......你就是桑帛。」
胡蓉说罢便转身快步离开,刘子光愕然看着她的背影,慢慢跪了下来。
徐天一时冲动,伸手抱住了刘子光,又用骨节分明的手替他梳理乱发。
刘子光哭得泣不成声,也不知道自己抱的是谁。
他挨在徐天的肩膀上,仿佛回到半年前亲手抱着父亲的彷徨。
他其实才刚满二十一岁,只是被迫长成了二十八岁的光哥。

徐天抱着刘子光,忽然又想起了Lucid Dream的旋律。
今晚,也是个清明梦啊。

簇邪【白头如新 倾盖如故】【完结篇】结局二

三德·维兹:


黎簇一共在木屋住了三天。
暴风雪过后,张家的记录员按张起灵的指示去木屋。黎簇早已不在,屋内满地狼藉,堆满了红字白纸。
记录员拾起一张,都是一行行缺了边角的字和数字,唯独右下角用力刻着吴邪二字,凌乱又清晰。
记录员把纸叠整齐,认真地将情况写在旧羊皮纸上。
黎簇失踪,无需再调查。

此后八十年,张起灵没再见过黎簇。抗战的时候,他曾见过很多不要命的年轻人,也包括那个住在长沙的少年军官。可没有一个像黎簇一样,奋不顾身又惜命,眸里永远看不见眼前人。
时间荏苒,张起灵再也想不起那个矛盾的少年了。

又过了几年了,一个藏服青年独自走上山。
为了躲避暴风雪,青年找到了小木屋,一住就是半个月。
青年百无聊赖,翻出了墙边那一叠纸。白纸上的血渍虽已成褐色,青年却清清楚楚认出了自己的名字。那是他在脑海里演算了千万次的计划,如今零落的散在血字里。
吴邪点了一盏灯,斑驳的光影映在纸上,一点蜡滴下,瞬即腾起一缕轻烟。黄纸蹿上火苗,吴邪往火里添了一杯酒,火烧的更旺了。
吴邪斟满一杯酒,虚虚的碰了一下火,又一口喝尽:「一杯敬天地山河,一杯敬吴家祖辈。」
「一杯敬小哥,一杯敬胖子。」又是一口干尽。
俄而,瓶里已剩下一口酒。吴邪倒出最后一杯酒,依然是平静如常。他将酒洒在地上,眸里映着的火光升起了白雾:「一杯敬你,一杯敬我。」
烈火映红了吴邪的脸,他似乎在笑,光影打在脸上,隐去了眼角的泪水。他痛痛快快的笑着,还是那无忧无虑的吴家小太爷。
迎着寒风,他穿着烈红的藏服走出木屋。动作偶尔顿了一下,双腿一跪,便直直的堕下悬崖了。
血染了一路,又被刮了八十年的暴风雪淹没。


不知道什么时候,经久未亮的路灯偶尔亮了,一人提着红灯笼跌跌撞撞的走着。
路很长,一直连绵不断,似乎看不尽尽头。
他开始累了,孤零零的坐在商铺的石阶上。
那夜的月色似乎格外清亮,他朦朦胧胧的看到了商铺的名字。
他壮起胆,轻轻敲开了门。
店里的老板似乎彻夜未眠,趴在桌上写着字。
他不自然的咳了几声,老板抬起头,骂骂咧咧的抬手向他扔了一块墨砚。
都几点了,再不回来就别回来了。
他慌忙跑进来,泪水爬满了笑脸。
回来了,真好。


【白头如新 倾盖如故】完